<cite id="vrd5b"><span id="vrd5b"><var id="vrd5b"></var></span></cite>

    <font id="vrd5b"><track id="vrd5b"></track></font>

    
    

    <b id="vrd5b"><track id="vrd5b"><delect id="vrd5b"></delect></track></b>
      <meter id="vrd5b"><strike id="vrd5b"></strike></meter>
      作者或出處:高蟾

      天上碧桃和露種,日邊紅杏倚云栽。


      出自唐朝詩人高蟾的《上高侍郎》
      天上碧桃和露種,日邊紅杏倚云栽。
      芙蓉生在秋江上,不向東風怨未開。
      賞析
         關于此詩有一段本事,見《唐才子傳》:“(高蟾)初累舉不上,題詩省墻間曰:‘冰柱數條搘白日,天門幾扇鎖明時。陽春發處無根蒂,憑仗東風次第吹’,怨而切。是年人論不公,又下第。上馬侍郎云(詩從略)。”晚唐科舉場上弊端極多,詩歌中有大量反映,此詩就是其中著名的一首。
         唐代科舉尤重進士,因而新進士的待遇極優渥,每年曲江會,觀者如云,極為榮耀。此詩一開始就用“天上碧桃”、“日邊紅杏”來作比擬。“天上”、“日邊”,象征著得第者“一登龍門則身價十倍”,地位不尋常;“和露種”、“倚云栽”比喻他們有所憑恃,特承恩寵;“碧桃”、“紅杏”,鮮花盛開,意味著他們春風得意、前程似錦。這兩句不但用詞富麗堂皇,而且對仗整飭精工,正與所描摹的得第者平步青云的非凡氣象悉稱。
         《鏡花緣》第八十回寫打燈謎,有一條花名謎的謎面就借用了這一聯現成詩句。謎底是“凌霄花”。非常切貼。“天上碧桃”、“日邊紅杏”所以非凡,不就在于其所處地勢“凌霄”嗎?這里可以體會到詩句暗含的另一重意味。唐代科舉慣例,舉子考試之前,先得自投門路,向達官貴人“投卷”(呈獻詩文)以求薦舉,否則沒有被錄取的希望。這種所謂推薦、選拔相結合的辦法后來弊端大啟,晚唐尤甚。高蟾下第,自慨“陽春發處無根蒂”,可見當時靠人事“關系”成名者大有人在。這正是“碧桃”在天,“紅杏”近日,方得“和露”“倚云”之勢,又豈是僻居于秋江之上無依無靠的“芙蓉”所能比擬的呢?第三句中的秋江芙蓉顯然是作者自比。作為取譬的意象,芙蓉是由桃杏的比喻連類生發出來的。雖然彼此同屬名花,但“天上”、“日邊”與“秋江”之上,所處地位極為懸殊。這種對照,與左思《詠史》名句“郁郁澗底松,離離山上苗”類似,寄托貴賤之不同乃是“地勢使之然”。這里還有一層寓意。秋江芙蓉美在風神標格,與春風桃杏美在顏色妖艷不同。《唐才子傳》稱“蟾本寒士,……性倜儻離群,稍尚氣節。人與千金無故,即身死不受”,又說“其胸次磊塊”等等。秋江芙蓉孤高的格調與作者的人品是統一的。末句“不向東風怨未開”,話里帶刺。表面只怪芙蓉生得不是地方(生在秋江上)、不是時候(正值東風),卻暗寓自己生不逢辰的悲慨。與“陽春發處無根蒂,憑仗東風次第吹”同樣“怨而切”,只不過此詩全用比體,寄興深微。
         詩人向“大人物”上書,不卑不亢,毫無脅肩諂笑的媚態,這在封建時代,是較為難得的。說“未開”而非“不開”,這是因為芙蓉開花要等到秋高氣爽的時候。這里似乎表現出作者對自己才具的自信。不妨順便說一句,高蟾在作詩后的第二年終于蟾宮折桂,如愿以償了。

      【在線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頁】  【返回頂部】  【關閉窗口】
      校园春色~综合网